贸易战:是什么让美国人坐不住了?

文章正文
2018-03-23 21:02

  作者:哈继铭

  继美国政府当地时间周四宣布对至少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税,并将针对对华技术转移和收购施加限制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向欧盟、澳大利亚、韩国、巴西、加拿大、墨西哥和阿根廷发布了关税豁免。

  这也恰恰证实了此前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马丁·菲尔德斯坦所言:“美国根本不想将贸易战扩大,因此欧盟、日本、韩国等都可能被免除钢铝关税。美国感觉威胁最大的不是钢铝进口,而是中国对美国技术的‘窃取’,贸易战的终极目标是中国。”

  

  3月22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

  美国商会对于过去十几年中国市场的变化曾给予正面评价,其中也包括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所取得的进步,为什么现下知识产权却成了美国对华经贸的冲突焦点?

  从货物贸易的角度来看,2001年中国进口的高技术产品中,美国产品占16.7%,而2016年这一比例则降到了8.2%。美国认为这是中方的贸易保护行为等一系列不公平措施所导致的,但实际上,美国产品占比下降,并非输给了中国企业,而是输给了其他发达经济体,如日本欧洲等。在3月11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就 “中美贸易冲突风险与应对”召开的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认为,中国企业竞争力和技术的提高,对美国企业构成越来越强有力的直接竞争,因此这些受到冲击的企业不会再在美国国会进行游说或奉行友好的对华政策立场。此外,中国正在力推制造业转型升级,如果这一策略获得成功,全球制造链条将会被重新洗牌。

  今年1月,CF40专家团拜访了美国商务部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对方认为《中国制造2025》所推动的每一个领域都是美国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领域。当地时间本周四,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参议院作证时,列出了对中国征收关税可能覆盖的十大高科技产业,称它们是中国在《中国制造2025》中计划主要发展的产业,中国表示要运用科技、投入几千亿元,达到国际领先,如果让中国如愿以偿,就对美国不利。

  很显然,美国这次擂响对华贸易的战鼓,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对正在崛起的中国技术的担忧。众所周知,中美贸易关系曾经具有很强的互补性,两国在国际市场以及双边贸易之间没有非常激烈的直接的竞争。但现在,随着双边关系直接竞争性越来越强,以及在全球第三方市场上和对方市场上的激烈竞争,中美经贸关系的对抗性日益凸显,美国也因此将焦点从自由贸易转向了所谓的公平贸易。

  今天上午,中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这份清单目前包含了7大类、128个税项产品。CF40高级研究员哈继铭认为,中国更多的反击应该还在后面,包括对大豆、飞机、汽车等商品的反制措施。哈继铭表示,上述产业都是对中国出口依存度比较高的产业,比如汽车和飞机行业对美国的就业影响很大,而大豆等农产品尽管对就业影响不大,但是对中国出口农产品的州,很多是特朗普胜选的票仓,还有一些是摇摆州。

  CF40成员、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对于美国政府发动的本轮贸易战的看法则是:“按特朗普的套路,应该是先抡几下再说,边走边看,最终还是要坐下来谈。”在高善文看来,中国继续在市场准入和扩大采购上让步,或不足以解决问题。而围绕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政府补贴等话题达成双边框架协议以及后续谈判的架构,也许是最终的解决方向。

  对于贸易冲突后外贸顺差减少可能对我国货币供应造成的影响,哈继铭表示,目前我国货币增长对于外汇储备的依赖并不那么强。并且在防控金融风险的大背景下,长远来看,国内货币扩张的速度减慢一些不一定是坏事。

  今天为您推送的文章是哈继铭在3月17日第二届浦山基金会年会上所作的主题演讲。文章探讨了中美贸易失衡的现状及产生失衡的真正原因,并对贸易冲突继续发展可能对两国经济带来的影响进行了分析。

  

  贸易冲突对中美经济的影响

  我谈一下中美贸易冲突对两国经济的影响,尤其是对中国的影响。大家观察到最近这几个月,中美在商贸方面,出现了一系列的变化,不仅是中国企业去美国兼并收购受到美国当局的阻挠,美国还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对洗衣机、太阳能、钢铁和铝征收关税。我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只是刚刚拉开序幕,是中美关系变化体现在商贸层面上的一个现象。具体的背景我不多说,这里主要是从量化的角度谈一下,一旦美国对中国采取更有针对性的关税,甚至纠集包括欧洲在内的其他的一些国家,形成贸易联盟,来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对中国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另外,如果中国进行反制,哪些领域对美国的影响会比较大一些。

  接下来,我从三个方面来谈:第一,中国所谓外贸失衡的现状,第二,中美外贸失衡的原因。第三,贸易冲突对两国的影响以及中国如何应对。

  中国贸易失衡现状

  如果看经常账户顺差,当前中国外贸基本比较平衡,经常账户顺差占GDP比例不到1.5%,货物贸易顺差也从2007年占GDP超过两位数,降到现在3%左右。但是特朗普,或者说他的某些经济顾问可能不这么认为。从美国的统计口径来看,美国对中国的货物外贸逆差达到3752亿美元。而从中国的统计口径,数据为2758亿美元,两者相差约1000亿美元,一些分析姑且采用美国统计口径。

  3752亿占美国整个外贸逆差的46%,而排第二到第九位的八个国家的总和也只占44%。所以美国觉得美中之间逆差太大,需要纠正。虽然评判一个国家外贸是否平衡不能只看单边,要看总体的外贸情况,但现在美国不跟你讲这个道理,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作不懂?也许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中国对美国的单边贸易顺差这么大,或者美国总体的贸易逆差么大?我觉得原因很多,以下其中列举几个。

  第一,美元与黄金脱钩但保持国际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当美元盯住黄金时,美国经常账户失衡会有自我纠正的机制:逆差增大导致货币收缩,从而降低总需求和物价,进而增强美国出口竞争力,减少进口需求,逆差随之减小。但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这种自我纠正的机制不复存在。即使出现外贸赤字,货币政策不再受到美元黄金价格的牵制。而美国的资本市场又很发达,顺差国可以源源不断地购买美国的债券、股票。美联储可以发行货币,其他国家持有的美元回流,使得美国需求不断增长,出现外贸失衡的现象。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不久开始,从1975年开始美国外贸持续逆差,这并不是一个巧合。

  第二,全球化背景下包括美国在内许多国家向中国产业转移,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中国以加工组装生产方式向全球输出低端消费品,许多产品其实并没有在中国产生像统计数据显示那么大的附加值,但是外贸统计上全数算作中国外贸顺差。

  但是应该看到,最近几年出现了一定的变化,用附加值方法计算中国对美国外贸顺差,不再是46%,而仅占美国外贸逆差的三分之一(图1)。中间的差额实际上就是非附加值产生的外贸逆差。比如apple在中国组装出口,其实中国人没有赚多少钱,很大一部分都是版权或者是中间产品生产商赚到的。

  

  图1 中国在美国货物贸易逆差中的占比

  做了一些调整之后,顺差并没有像表观数据显示的那么大。更重要的是,用附加值计算的外贸顺差与传统方法计算的外贸顺差的比例这几年在大幅上升,说明中国产业链在不断的健全,出口产品的附加值在提高。这也可以从当前中国传统贸易占比在上升,而加工贸易占比出现明显下降这一现象上得到印证。

  第三,美国限制高新科技行业出口。农业、能源和高新科技行业是美国最具有出口竞争力的行业。但是在高新科技领域,美国是限制出口的,尤其限制对中国出口。这也是导致中美之间外贸顺差失衡严重的一个原因。

  第四,与两国的储蓄率有关。给定一定的投资水平,储蓄率高的国家,经常账户的顺差会比较大。我们看到,拿世界上许多国家来算,储蓄率高的国家往往外贸顺差会比较大,反之储蓄率低的国家顺差就比较低(图2)。中国2011年国民储蓄率达到51%,之后以每年以1%左右的速度在下降(图3)。动态向前看,老龄化导致储蓄率加速下降,中国的外贸顺差将来可能继续下降。我相信中国投资也不会戛然而止,毕竟还有6.5%左右的GDP增长要实现。

  

  图2 2007-2016平均国民储蓄率和贸易差额占GDP比例

  

  图3 中国劳动人口占比与储蓄率

  此外,还有一些似是而非的原因——补贴和汇率低估。我们这次去华盛顿跟美国有关方面交流,他们提到这两个原因。事实上,观察不同所有制企业对中国外贸顺差的贡献占比,民企和外企分别占46.5%和43.2%,国企和其他所有制企业加起来才占10.3%。所以补贴造成外贸顺差的结论根本不成立,中国怎么可能给外企和民企补贴?另外,说汇率人为低估是造成外贸顺差的原因。这个结论也不成立。人民币从2005年至今对美元升值明显。而这段时期,美国对中国的逆差是在扩大的,同时中国出口在全球的占比也出现明显的上升趋势。而2015到2016年这段时间内,人民币贬值,出口占比却出现下降。(图4)这些事实说明人民币汇率并非中国对美国外贸顺差的重要因素。

  

  图4 中国出口占世界出口比例与人民币汇率

  向前看,中美贸易冲突山雨欲来。首先,我们看到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出现了改变,无论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还是《美国国防战略报告》,都把中国列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美国不满 “中国制造2025”计划,觉得这是一种不对等的贸易保护措施,所以它要反击。接下来,“301调查之后”,美国很有可能会出台专门针对中国的一些贸易制裁。

  贸易冲突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到目前为止已经出台的关税政策,对中国的影响似乎不大。例如美国对钢铁和铝征收25%和10%的高额关税,而中国对美国钢铁和铝的出口占中国总出口的比重只有0.2%和0.5%,关税影响几乎微不足道,但是我认为美国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释放了一个危险的信号,接下来的政策对中国的影响会更加明显。首先,如果美国要求中国对美国的外贸顺差降1000亿美元,对中国有多大影响?3752亿美元对美顺差相当于中国GDP的3%,1000亿美元顺差的削减对中国GDP的表观影响约0.8个百分点,但考虑到中国相当一部分是加工贸易,出口降低使得中国对中间商品的进口也会相应减少,因此,1000亿对GDP的实际影响在0.5个百分点左右。当然,这个估算是比较偏高的,因为以上分析假定中国只通过削减货物出口来降低顺差,是对经济影响比较大的情形。但是中国还有其他的方法来降低顺差,例如扩大对美国的进口。实际上在服务行业,中国对美国有很大的逆差,如果服务行业进一步开放,既有利于提高这些领域的服务质量,又可以避免出口大幅削减对经济造成不利影响。总体来说,对中国的影响还是可控的。

  贸易冲突对美国经济的影响

  首先,宏观层面而言,我认为美国的这些贸易保护措施,对宏观经济本身影响不大,因为接下来美国还要减税,很可能还要加大基建投资,所以美国的经济增长依然会比较强劲。但是在微观层面上,贸易保护措施反而会影响一些下游企业的就业。这种情况2002年小布什对钢铁征收30%的关税后也曾发生过,征税导致流失的工作机会比增加的更多。

  其次,美国现在也面临着通货膨胀逐渐上行的压力,在这个结骨眼上,贸易战一旦引发,美联储可能会加快加息步伐,这将对美国资本市场带来比较大的影响。我们看到美国股市从2009年3月份到现在涨了9年多,虽然美国人认为“Bull markets do not die of old age”,但是从统计上来看牛市往往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很难支撑下去。贸易战是否会成为压倒美国“长牛”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应当如何应对?

  如果美国接下来对中国进行进一步的关税或其他形式的贸易制裁,对美国出口量比较大、依存度比较高的行业,可能就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这里我们做了一些分析,电气设备、机械、服装、家具、玩具,这些行业更可能首当其冲受到影响。

  如果中国进行反制,可以选择对中国的出口依存度比较高的一些行业,如农产品、飞机和汽车。其中,汽车和飞机行业对美国的就业影响很大,而农产品尽管对就业影响不大,但是对中国出口农产品的州,很多是特朗普胜选的票仓,还有一些是摇摆州。中国如何应对贸易战的策略可以因州而异,因为有些产品中国确实需要从美国进口,民主党势力比较大的地方,可以增加进口,共和党势力大的或者摇摆州可以减少进口,这样在中期选举的时候,民主党有可能重新夺回众议院。这样特朗普将来再想一意孤行做事,就会受到比较大的牵制。这些是需要我们深入研究的。

  来源: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